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文港

一位语文人的心灵港湾

 
 
 

日志

 
 

语文的野狐禅  

2011-09-18 09:5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禅宗中,流入邪僻、未悟而妄称开悟,禅家一概斥之为“野狐禅”。这本小书所记的,也是一些关于语文教学的不入主流、不登大雅之堂的话语,实为“语文的野狐禅”。

我生于乡野,长于乡野,乡野的一切构成了我生命的底座。浙南山区的一山一水,一星一月,一虫一鸟,一草一木,一时一俗,一饮一啜,都溶化为童年生活的点滴。我与兄长一起,在江浙第一高峰黄茅尖脚下,摘过猕猴桃,吃过野草莓,骑过黄牛背,打过鲤鱼挺,观赏过蝴蝶精湛而完美的图案,领略过蜻蜓繁复而华丽的斑纹。当然,我也被牛踹过,被黄蜂蛰过,被老爷车摔过。这种根植乡野的草根生活,培育了我的敏感与专注,竟然使我在基础教育阶段的每一次考试中,语文成绩总是高于其他学科。也许,农村孩子在语文学习方面已经具备了某些优势。

不知什么时候起,便像中了魔似的,特别喜欢乡土文人的作品。小学时喜欢叶绍翁的《游园不值》,初中时尤喜刘伯温的《卖柑者言》,高中时酷爱杜光庭的《虬髯客传》。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文人骚客的不朽篇章,就率先种在我小小的心坎里,成了我语文生命的精神灯塔。

冥冥之中似乎感到,此生与语文有缘。犹记得念小学时,整个村校只派一名学生到乡里领奖,与三位教师徒步翻山越岭二十里,却轻松得如履平地;读初中后,整个乡校只派一名学生到县里比赛,与带队老师乘坐那种后背挂着一个备用轮胎的旧式客车,一路风尘,颠簸着到九十余里外的县城参加语文知识竞赛;上高中时,全校举行作文比赛与书法比赛,居然双双拨得头筹。随后语文老师叶国远先生推荐我参加县作文比赛,竟然获奖。多少年后,这些经历,依然历历在目。高中毕业,填报高考志愿,我的第一志愿是政史系,第二志愿是中文系,可是命运弄人,我居然又被中文系录取。农村与我似乎具有天然的联系,我的生命轨迹似乎也总是围绕着乡野画着弧线,逦迤不绝,欲罢不能。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所距离县城40公里的乡镇中学,尽管萦绕在心头的常常是欲速而不达的感伤,但是置身澄澈纯净的边城,面对稚气朴实的眼睛,充溢心头的,更多的是一种田园牧歌的情调。

不久,我扛着锄头进了城,但是身上的野味却难以消除。我知道我必须保留乡野的质地:执着与朴实。曾经的同学纷纷改行,开始从政或从商,而我依然手执一树教鞭,舞出两袖清风,守望三尺讲台,坚持四季耕耘。当别人与时俱进,纷纷在电脑上装上先进的软件,沉浸在自我的虚拟世界时,我依然敲打着冰冷的键盘,占领着洁白的领地,独享那一份孤独与寂寞。好在精神上的孤独是可以用欣赏和创造来安慰的,几年来,浙江省丽水市教育局教研室教研员应慈军先生对我的关心和鼓励化成了我不断前进的动力,而在《语文学习》《语文建设》《中学语文教学》《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等专业期刊上发表的若干小文则带给我无穷的快乐。周国平先生说得好:“无聊属于生物性的人,寂寞属于社会性的人,孤独属于形而上的人。”在青灯黄卷的日子里,虽然艰辛无比,不足为外人道,但我至少没有百无聊赖之感。

多少年后,学习周晓枫的《斑纹》:犁铧激起的一行行土浪,麦田分割的一块块几何图,破土而出的禾苗,短小尖利的根茬,雪地上细碎的纹饰……城里的学生怎么也感觉不到这种大地上最亲切、最温暖的斑纹,只觉得这是最土气、最冰冷的斑纹,但是对一个曾经皈依过朴素的大地与纯净的天空的语文教师来说,这根本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我没有像别的教师那样去网上搜索图片,用PPT演示给学生看,我只是用语言描述我曾经的体验与感受,让学生自己去想象,自己去体验,自己去感悟。也许,有乡村生活经历的语文教师更容易带领学生走进语文教学的广阔天地。

语言是人的生命。当语言消失,语文教学还剩下什么呢?

突然想起《种树郭橐驼传》,一位隆然伏行的植树者,所种之树皆活,而且长得硕茂,结果实早而多。郭橐驼的秘诀是什么?就是“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按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的要求,具体做法是“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也若子,其置也若弃”。郭橐驼的底线只不过是“不害其长”“不抑耗其实”而已。

反观当今的应试性语文教学,则颇类他植者。“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过焉则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则又爱之太恩,忧之太勤,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

吕叔湘先生以为,语文教学更多地像农业,而不是像工业。对此,褚树荣先生作了很好的阐发:“教师是农民而非工人,语文课堂是庄稼地而不是流水线,学生是禾苗而非零部件,语文教学是春种秋收的过程而不是产品的加工过程。什么季节,什么庄稼,怎样的田地,该做什么农活,一切要依天顺性。语文教师尤其要学习农民的老实、勤快,精耕细作。”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