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语文港

一位语文人的心灵港湾

 
 
 

日志

 
 

春晖尚在,只是历史已清零  

2013-01-29 22:4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迅雷

      春天往往是悄然而至戛然而止的。春日载阳的4月17日星期天,到浙江上虞参加同事婚礼,特意抽空去看了下白马湖和湖畔的春晖中学。一种向往,变成甚为失望。历史已经荡然无存,在现实中无以寻找,只能在纸面上找寻了。白马湖也只能算一个普通水塘,田塍上的油菜花还有一点残存的亮色。出租车司机笑我:你杭州来的,看过西湖,还看什么白马湖。

    上虞属绍兴,曾是一片人文荟萃之地。民国10年(1921年),教育家、原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长经亨颐,在家乡上虞的白马湖创办了春晖中学。朱自清、夏丏尊、丰子恺、朱光潜等曾执教于春晖中学;蔡元培、黄炎培、李叔同、于右任、吴稚晖、蒋梦麟、胡愈之、何香凝、俞平伯、柳亚子、陈望道、张闻天、黄宾虹、张大千、叶圣陶等来此讲学考察。那时有“北南开,南春晖”之说,如今,却与一般应试学校无异。

    在这个忙乱乱急吼吼的时代,你那文化人的一点“文化朝圣”心理,多少显得有些迂腐了罢。你有朝圣之心,可是圣地在哪里?

    就像世上已无经亨颐一样,世上已无春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人家却早已藏进了历史故纸堆。许许多多的“百年老校”,那可见的老底子几乎拆光光,留一点残存的纪念馆、纪念室,也是炫耀校史的“漫长”、衬托今日的“辉煌”。正像一位博友所言的:“很多著名学校就沿用了校名而已。”是的,这是中国百年教育的一个缩影,历史在些许年前就被清零了。

    春晖,春天之阳光。朱自清第一回到白马湖,也是春日。在他笔下,这个有曲曲折折大大小小许多湖的白马湖,湖水清极了,一点儿不含糊像镜子;而白马湖的春日自然是最好的,山是青得要滴下来,水是满满的、软软的……可今日白马湖,已经大为缩水,若是无人告诉你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白马湖,你一定不会对这南方常见的“水塘”有多少印象。

    春晖中学虽然建在湖的最胜处,可当年这里毕竟是荒郊野外。吸引朱自清、让朱自清更爱的,是人文的春天——“春晖”不正是这个意思么?有了人文的春天,自然界的冬天也变得诗意。上虞老乡夏丏尊,后出版了《平屋杂文》,中有名篇《白马湖之冬》:“一家人于阴历十一月下旬从热闹的杭州移居这荒凉的山野,宛如投身于极带中。那里的风,差不多日日有的……松涛如吼,霜月当窗,饥鼠吱吱在承尘上奔窜。我于这种时候深感到萧瑟的诗趣,常独自拨划着炉灰,不肯就睡,把自己拟诸山水画中的人物,作种种幽邈的遐想。”萧瑟的诗趣,幽邈的遐想,把自己想成画中人,这是如何的人文精神和人文品格?

    人文之脉,教育传承。尽管那时世道很乱,但教育和教育之心不乱;尽管那时民众很穷,但教育和教育投入不穷。我们说得出来的真正的大师级人物,是什么时候培养出来的?答案很简单:大师都是那个时代培养的,大楼都是这个时代矗立的。大师永不死,只是渐凋零;大楼永不倒,只是怕强震。

    形体的夭折,是外在的悲凉;血脉的断裂,是无形的内伤。耕读传家,在哪里?“求学为人”,在何处?经亨颐说学校不是“贩卖知识之商店”,如今的“知识”通过应试贩卖成高价商品。而一张应试之卷,就把当代中国教育一统为这个样子。江山社稷可以统一,教育文化怎能一统?跟随大众的人,绝不会被大众跟随;追随应试教育的学校,倒是被绝大多数的公众所追随。甚至大学教授一句“40岁时没4000万别来见我”也成了“励志”。

    近日北大出台新规,对“思想偏激”等等“有缺陷”的学生进行“会商”,广遭质疑。“最近到纽约去见校友,100多名校友提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会商。”北大校长周其凤日前回应“会商制度”,认为那是对学生“早关怀、早指导”,初衷是好,只被误解。殊不知,一个大学有学生“挂科离校”是很正常的事;那种把每个学生都培养成合格毕业生的思维,也只在一刀切的应试教育下受宠。

    台湾的大学,如今开始欢迎“陆生”来台。暮然回首,惊鸿一瞥,却发现在那岛上尚有文脉的传承。那毕竟是我们的一块土地,可以聊以自慰。

    “何为不朽?不朽,在于引起后代的共鸣。”那时春晖,那时南开,那时北大,那时清华,那时西南联大,从中学到大学,从老师到学生,于后人几成缅想;那远去的曾经,在身边的现实中已经难以找寻,只能在后代的心中,在心灵深处,引起一次次的共鸣。

    白马湖畔,有鸟欢唱。那不是笼中鸟,而在春天的田野上。用喉咙唱出的歌声,和用心灵自由自在唱出的声音,毕竟是不一样的。

                                                                                                                                            ( 《 中国青年报 》 2011年04月20日   09 版)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